案例精选

集体账户为何被集体"封存"?

  “今天我来是向组织交代问题的……”延伸巡察组进驻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渌渚镇岘口村前三天,岘口村原党总支书记邵为明主动到渌渚镇纪委、监察办投案。镇纪委、监察办连夜与邵为明进行了谈话。

  据了解,岘口村早在1991年成立村集体企业富阳县岘口石料厂,1999年12月企业名称变更为富阳市石料厂,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邵为明,收入主要为集体矿山开发,通过渌渚镇工业办公室开票后收入转入村集体帐户。直到2008年,因为工业办公室的账户被撤销,岘口村便单独建立账户,用于集体企业经营收入和支出,但未纳入村集体账户予以管理。

  “单独建立账户后,这个账户的情况怎么样?”

  “一开始账户里有180万左右,后来每年都有一定的收入与支出,直到2014年停止采矿,总利润大概在1000万左右。”

  “现在这个账户情况怎么样了?”

  “目前账户剩下的钱不多了,银行存款只剩下20来万块,现金还有50万左右,但都是用白条抵的……”

  与邵为明的谈话让镇纪委、监察办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谈话内容属实,那么就有近900万的利润从账户里支了出来。”渌渚镇纪委书记、监察办主任孙萍建议立即将问题线索报送至区纪委监委。在相关纪检监察室的指导下,渌渚镇纪委对邵为明违反村集体财经纪律问题进行了立案,并开展初步核实。

  调查人员在查阅该集体企业账户的上千张票据后,发现除了涉及部分企业近500万的应收款外,还有大量的村民借款情况,初步估计有250户村民以各种名义向集体企业借款,村民户数竟占到了全村70%,这笔开支就达到了360余万元,而这些借款基本多年未还。另外,2014年至2017年期间,该村有大量非经营性开支在此账户中进行列支,甚至一些村干部的养老保险应由个人缴纳的费用也在该集体企业账户里列支。

  “这简直是一块人人垂涎的‘唐僧肉’,现在被啃的快要骨头渣都不剩了!”调查人员感叹。

  正在此时,镇纪委、监察办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是岘口村报账员徐江荧。走进谈话室时,这位近60岁的老报账员神情凝重、心事重重。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这么多年了,这个事情一直是心结。其实从年初听说我们村要被巡察,我就天天睡不好觉……”

  “慢慢说,把详细情况说一下。”

  “这个账户就像我们村的‘小金库’,相关财务没有纳入村集体管理,也没有向镇三资中心报备。这样账户里的钱用起来方便,不受规章制度的约束。”

  “企业班子没有人去监管吗?”

  “企业班子基本是村两委班子担任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村书记,资金支出、外借都是村书记说了算。”

  据了解,岘口村集体企业没有具体管理机构,资金收支基本由法定代表人也就是村主要负责人说了算,相关财务监管空白,资金支出没有约束,权力掌握在个别人手中,这也是导致账户资金被瓜分的重要原因。

  然而,该村的历任村干部都对这个账户讳莫如深,包括现任的村主任、村监委主任等都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在2017年3月邵为明不再担任村书记后,此账户被彻底封存,无人再提。

  “心里想能熬的过去就熬过去,谁也不敢碰这个定时炸弹,而且代缴养老保险上也有我的份,正因为有了私心,在村民肆意借款问题上也说不响话……”村主任周金强表示。

  2019年11月,岘口村原党总支书记邵为明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村主任周金强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村监委主任邵木金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报账员徐江荧受到政务处理,予以辞退。

  “由于存在漏洞和失管等情况,岘口村集体企业账户成了一些人寻求便利的‘账外账’和获取利益的‘小金库’,再加上监管不到位,造成集体资产严重流失,损害集体利益。”渌渚镇纪委书记、监察办主任孙萍表示。

  案件发生后,富阳区纪委监委结合廉政风险排查防控工作,要求全区各乡镇街道对行政村是否存在村集体企业或企业账户进行大排查。同时,渌渚镇监察办向岘口村村委和镇三资中心下发监察建议书,要求规范处置村集体账户遗留问题,尽快向企业及个人追回欠款,并建立健全监督防范机制,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出现。(杭州市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杨文佳)


】【打印繁体】【关闭】【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顶风违纪! 中秋、国庆期间这些“..